邪王溺宠,娇妻养成记_044:视线像是看小情人似的热辣辣定在你身上!

清博大数据 2017/8/20 8:12:59 阅读:55

抓着车辕,好歹稳住了身子,长依眼角嘴角齐抽!

拜托啊!老人家!能别突然莫名其妙的说出句暧昧的让人浑身寒颤的话来吗!

见车内凤离殇正看着她,那莫名的,让人摸不清的神色叫她心头一抖的。

“不用了!凤阁主邀的是元帅,我这小人物怎好跟着去打扰人家!我骑马就好!”

说着跳到一边,去抓一个士兵牵着的一匹比她身子还高的大马缰绳。

可还没等抓紧呢,陌老五不知打哪蹿出来疑惑问,“石头,你不是不会骑马吗?”

长依抽了下眼角,转头瞪他,“莫老伯你记错了吧!”

陌老五笃定道,“没有,你这孩子从小学什么都快,就唯独对骑马怎样都不行!学一次摔惨一次!”

“……”靠!长依抖眉了。

原主究竟会不会骑马她还真不知道!因为压根没写到过这事!

但是……

“原来如此。但是啊,我这不失忆了吗!之前怎样我是不记得了,但是现在,我总觉得,我能做到!”

陌老五怪叫,“你这孩子!难道你失忆后,医术莫名猛地进步了,连这原本不会的骑术都能好起来了!”

他话落,长依便感觉到好几道探究的视线冲着她看了过来,包括夜无痕与凤离殇的。

咬牙!再狠瞪陌老五一眼!这该死的坟头草!

她知道这陌老五一直对她的转变抱存疑惑!这些天,明着暗着也是套她很多次的话!但都是被她以失忆不记得为由忽悠了过去。

这般看来,这老头却是铁了心的要试探到底了!

哼!忍他几次,还真的当她没脾气了!

叹口气,长依突然的一副哀怨,感慨样,“哎!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呢!我也是不知道我失忆前是怎样了,但是总隐隐觉得,失忆后,像是敢做了很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。就像是被打压久了突然爆发出来一样啊!就好比说,这医术!能不看人脸色,随心所欲的使出来,随着自已的所愿去救治别人!心里可真是好受啊!”

一番话说的凄凄然然,让听着动容!也是对她这番话‘理解’的不能再透彻!

是以她语一落,周围视线猛地齐刷刷的全落到了陌老五身上。

一帮崇拜长依的士兵脸色很是不好!看着陌老五的视线都是带着鄙夷,不削,外加震怒!

原来,这陌老害怕他们小英雄医名盖过他,一直以来都打压着小英雄!小英雄医者本分,菩萨心肠!忧心天下伤患病患,可他为了自已一己之私,竟然连亲手给人救治的机会都不给小英雄!

可怜他们小英雄,若不是失了记忆,不知原委顺着真性情显露了真本事,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在他的阴影下过活!

陌老五万没想到,会被长依抹黑!还是当着这千军万马人的面被抹!他颤着身子,吹胡子瞪眼的眼看要晕倒了!

秦元眯着眼,脸色比一帮士兵更震怒,都是铁青起来了。若不是看在陌老五在军营义诊的功劳,他早就内力十足的一掌拍他头顶去了!

“好孩子快上来,到老夫身边来!”

简单的几句话,却是带着不可忽视的警告意味!警告的就是陌老五!

意思再明显不过,就是让长依到他身边,看以后谁还敢欺负她!

陌老五委屈死呀!有心要解释,可见秦元与众士兵看着他时的神色,再见夜无痕与秦昊等都是眯眼看他。善于观察人眼色的他怎会不知道其中意思。

大家的心都是偏向石头那死孩子的!现在就算他说再多,也是没用!

长依微勾点唇角,看陌老五来回变换的脸色,心底冷哼!目的已经达到,相信这陌老五短时间内,是不敢再来惹她!

好心情的回秦元话,“元帅,我真的骑马就好!您看凤阁主他脸色都不好了!您还是快放下车帘,赶紧让时逐驱车吧!”

秦元转头看了下凤离殇,对长依笑道,“这小子久等不到你上车,当然脸色不好!你就快上来吧!”

“……”长依简直想拿头撞身侧这头高大的马!

她狠狠的抽着嘴角,不敢去看因为秦元的话众人的脸色变得如何!只是头疼的看着秦元!

“元帅!您哪只眼睛看到人家凤阁主等我了!”

说着话间,视线刚好对上凤离殇看她的眼,长依一楞!

这个……好像是有那么点意思啊!?

秦元像是没察觉到现场气氛一般,摸着胡子,调侃般的继续笑道,“老夫两只眼睛可都看到了!这小子从车停下开始,双眼便看小情人似的热辣辣定在你身上,不是等你又是怎的?”

“……”

一阵带些夏日燥热的风拂过现场,却是吹得众人浑身一冷颤的!活像刚听到了个冷笑话般……

夜无痕视线在一侧秦元身上扫了下,脸色不变,幽冷的眸色微深。

秦昊瞪着眼!看看秦元又是看看凤离殇,最后张着吃惊的口,视线停留在长依身上。

时逐则是深呼吸好几口,看了自家主子眼所看的方向,随即身子摇晃好几下!脚下一个不稳翻身跌下车辕!

夜无痕眼眯的紧。

再一阵令人浮躁的风吹过后,长依干笑声在安静的近乎诡异的现场响起。

“元帅您老人家这笑话说的!哦呵呵呵……真是太好笑了!您瞧,我都听起了浑身鸡皮疙瘩!”

何止浑身!连她的灵魂都快被窜起的鸡皮疙瘩挤出身体!差点没魂飞魄散呀!

“呵呵……时间真的不早了!元帅要是还想讲笑话,就留待路上吧!来来。咱们还是快点启程!”

说着火烧眉毛般,抓紧手中缰绳,抬脚准备要翻身上马远离这让人快窒息的现场!却不想后领猛地一紧,她脚底一个踉跄身子也是跟着被提起。

夜无痕气息靠近时,长依眉连着抖动好几下转头瞪他,“你又要做什么?”

对上她瞪着的眼,夜无痕说道,“马匹短缺,既不想乘马车,那就与我共骑一骥!”

说完不待长依反应,便是拎着她一个飞身,带着她落稳马上。

压她头在胸前,双臂一抖缰绳,马儿嘶叫声中,一骥二人,瞬间远离了众人的视线……

bet365 - watch live sport.
12bet 备用网址版权声明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12bet 备用网址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12bet 备用网址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阅读量: 93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