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捕鱼大亨游戏:帝君绝宠:神探皇后太嚣张_第三十九章 求生的本能 > >

捕鱼大亨游戏:帝君绝宠:神探皇后太嚣张_第三十九章 求生的本能

捕鱼大亨游戏 时间:2017/8/16 20:53:24


 捕鱼大亨游戏

刑部书房——

“娘娘,房梁上留下的痕迹我们已经测量出来了,看身形,此人约七尺有余,鞋印略浅,不过隐约可以估计八寸有余,还有那个香炉里的香灰也检查出了含有安眠的药草成分”

林灵若有所思,七尺八寸,能接触到药草的,看来只有那个人了,只是并没有有力的证据直接指向他,捉到人也没辙,而且此刻还不清楚他的目的。

“娘娘,微臣有个疑问,不知当问不当问”季朗游戏踌躇的说道,

“季大人是想问,既然玲珑知道那日在洛溪房中的人是谁,为何不直接说出来然后寻求保护?”

季朗颌首,“正是,亦或她完全可以掩盖这个事情,让自己逃过这趟灾难,但她却没有,反而给出个模棱两可的做梦之语来,微臣愚笨,望娘娘解惑”

林灵沉思半响,低头看向一旁坐着的景晗,

“你怎么看”

景晗被身边淡淡的茉莉香味萦绕的有些心神荡漾,心念一动便揽腰让她坐在他腿上,感受到怀中的暖玉馨香,这才满足的开口,

“要向朕请教,总要收点利息”

林灵脸上的热气蹭蹭往上冒,再看季朗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,羞恼的瞪了他一眼,知道挣脱不了,再加上腿确实有些酸,索性直接躺进他怀里,他自己一个皇帝不嫌害臊,她瞎操心什么。

“快说”

“或许,玲珑并不曾说谎,她真的做梦听到了洛溪房里男人说话的声音,而且她确实没认出那个男人是谁,只是……她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把听到声音的地点换了而已,而凶手却误以为她认出了他,过早的暴露了自己”

林灵和季朗大惊,

“可是,你之前不是也认为玲珑在说谎?”

“见到尸体后就推翻了”

季朗:“为什么?”

景晗没答,用手抚平林灵皱着眉头的小脸,

“小灵儿,觉得呢”

“一个人的求生本能!”林灵平静的开口,

“如果玲珑没死,多少可以证明她说的话会有些水分,一个正常人面对危险的本能就是自保,在没有任何保障下,她不可能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言论。退一万步来讲,就像昨天的王大贵,他即便承认了自己侮辱了离歌,却也间接证明了他在这两起谋杀案中是清白的”

话落,林灵随即想到另一个问题,

“可是,这也只是推测,皇上是如何知道玲珑没有说谎的?”

季朗也看着景晗,等待他的答案,

后者看着两人眼巴巴的看着他,戏谑一笑,吐出两个字

“猜的!”

景晗话一出,季朗差点摔倒,林灵倒没多大反应,搭在他腰间的手作势捏了一把,

“别闹”

后者享受的眯了眯眼,最后还是在林灵的瞪视下,缓缓开口,

“在去寻花楼的时候,朕就做好了两手准备,救人和核实一些信息,玲珑在寻花楼多年,自会有熟识的玩伴,而寻花楼也不会大方到让一个丫鬟独自住一间房,洛溪遇害当晚,玲珑房里还有一人,是她这几年一直同住一屋的丫鬟海棠,据海棠供称,当晚她并未听到什么声音,但深夜的时候,玲珑却有出门过,而且她几乎每晚都有这个习惯,自从两年前她老母亲病故之后,但是她第二日醒来会什么都不记得,只以为是做梦。”

林灵反应过来,难掩惊讶的看着他,

“你是说,玲珑有梦游症?”

景晗颌首,继续说道,

“海棠起初发现的时候还偷偷跟出去看玲珑做什么,后来发现她只是去到院子里将一些落叶埋起来,落叶归根,想必她只是缅怀母亲而已,海棠怕说出来,玲珑会被其他人排斥,就一直没对外说”

听到这,季朗和林灵都沉默了一会,半响季朗有些沉重的开口,

“这玲珑也是个可怜的女孩,年幼丧母,如今小小的年纪就遭此厄运,微臣见她心性纯良,若还活着,许给微臣的小儿子倒也不错,可惜了……”

林灵被季朗的话一惊,被景晗送到嘴里的点心一下子卡住了喉咙,剧烈咳了起来,这季大人思维跳脱得要突破天际了!景晗嘴角也抽了几下,见到她咳成这样也无暇顾及其他,忙给她顺了顺背,顺便喂她喝了口茶,林灵这才缓过来。

季朗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两人,他说错什么了吗?

“咚咚咚——”这时,外面传来敲门声

季朗开门走了出去,然后小心翼翼把门给关上,虽是自家府邸,要是让别人看到他的书房两个穿着男装的抱在一起,也是要出大事的。

景晗看到季朗的动作,闪过一丝笑意,这季朗挺会办事。

不到一刻钟,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,季朗的声音传了进来,

“皇上,微臣有事禀告”

“进来”

季朗这才开门走了进来,脸上有些不自然,大概也只有他径自的书房还要敲门了。想到下属禀告的事情,也不敢再耽误,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

“皇上,娘娘,刚衙役来禀报,那个雕刻师傅回来了”

林灵忙从景晗腿上下来,

“他现在在哪?”

“就在大堂上,他刚回来就被守在那的人带过来了”

“好,我们去见见”

“是”

林灵看向景晗,

“皇上,你的身份多有不便,就在书房等我们的消息吧”。

景晗点点头,倒也不矫情,刚好有些事他也要私下处理,为她扫清障碍。看到景晗的动作,林灵这才匆匆离去。

——

“你可是顾风”

“正是老朽,不知道大人找老朽有何事?”堂下之人倒回答得不卑不亢,林灵看去只见出声之人鹤发童颜目光炯炯,一身灰袍毫无年迈之相,更显得清俊挺拔,若不知晓他的真实年龄,还误以为他只有三四十岁左右,殊不知他已过花甲之年。

林灵看得心里啧啧称奇,原来古代驻颜之术如此高明,宫里的太后也就算了,眼前这位师傅看来也是个世外高人,心里对他的仅存的一丝疑虑也消除了不少。

季朗件这位名为顾风的师傅这般风姿,倒也不为难,

“你可曾听过离歌和洛溪两位女子?”

顾风皱了皱眉,说道,

“大人说的可是京城中两大青楼的花魁?”

“正是,先生可曾认识”

 

故事精选

内部服务器错误 - 错误 3004

错误类型:写入文件失败。
请尝试执行下列操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