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a56爆大奖网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a56爆大奖_邪王溺宠,娇妻养成记_008:他有那么好?

时间:2017/8/18 20:32:02    阅读: 51次    来源:拉斯维加斯赌城手机网投

死命摇头,死命的摇!终于是把捂着她口的夜无痕大手给摇了开,她嘶声大喊,喊得可谓是撕心裂肺。

“谁敢!你们谁敢砍我腿!没了腿我情愿死!我说真的!谁要是敢砍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!我要勾搭他娘子霸占他闺女,卖他儿子去做鸭!我要缠着他祖祖辈辈生生世世,无论几个轮回绝不放过他!总之不许砍!砍了我就不活了,不活了……”

喊着喊着,突然胸口一阵紧疼,一股翻腾的血意跟着冲上她喉间。

喷出了一大口血后,脑内一阵巨疼,眼前跟着一黑,就那么昏死了过去……

***

长依觉得很委屈,梦中都在哭。

她吧,自问从没有做过什么大恶的事情,虽然是有做过一件让自已后悔的事情,但也就那么一件,且从没有人说过那是她的错。所以,该不算是恶事。

自小她就在孤儿院长大,从小便肩负起长姐的责任照顾过的小屁孩一批又一批的,给他们端茶倒水,洗澡搓背,洗衣做饭。

帮他们处理调皮捣蛋留下的大伤小伤新伤旧伤,为此还特意去学了个护理。

为了教育他们,保护他们,练就了一套打脸棍法,可打过很多欺凌他们的恶霸小破孩,却从没舍得打过他们一下!

多年的岁月,大好的青春都押在上,她从没有过怨言,甚至乐享其中。

后来当上小警察,更是兢兢业业,恪忠职守。

每年都荣获管辖区大妈居委会颁发的最优秀,最有爱心,最亲切,最美丽大方……各种最最小旗帜。

如此的她,算不得太优秀可也马虎过得去,她实在想不通老天是因为什么原因要她英年早逝!

难道,是因为那件让她后悔的事……

上辈子就算了,但既然安排她穿越重生,又为何要这般折磨她!

穿越第一天啊!还没搞清楚自已在哪,姓啥名啥,就要她缺一条腿!老天你真会玩儿!

她抗议,不就是死吗,能给个痛快吗!

人生地不熟没腿要她以后怎么活?上辈子一生都是她在照顾别人,难道这辈子要做个残疾等人照顾她!

她自尊心这关且不说,有没有人愿意照顾还是个未知数呢!

总之是没腿不如去死!没腿不如去死……

“没腿不如去死!没腿不如去死!没腿……”睁眼,朦胧的视线对上上方青灰色的帐顶,起初长依还有些怔楞楞的。

随即,所有的事情一股脑的全在脑内回放起,让她瞬间瞪大瞳孔。

被子下,试着动下身子,艰难万分,然后……

“呜呜……没腿了!没腿了!为什么我还活着!我不如去死,不如去死……”

双手捶着身侧被子,上辈子莫名惨死这辈子刚来就活受罪,不安与委屈双管齐下!让长依眼泪哗哗!

“呜呜是谁!是谁砍的!我都说了没腿我情愿死!究竟是谁砍的!我都诅咒了还敢砍,我佩服他我恨他!我要去死,我要变厉鬼,我要缠着他,我要先找他老婆,我要找她闺女,卖他儿子!我要……呜呜祸不及子女!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真那么做!我只不过说说而已!我还是只缠他一人只勾搭他老婆好了!缠他之前我要先自杀,不过没力气!来人,有没有人,给我一把刀呜呜我要自杀……

“……”

房内一干人,看床上那昏迷好几个时辰的小子好容易从梦呓中醒了,刚从鬼门关爬回来呢,就在床上卖疯撒泼。

听他呜呜的说着些极猥琐又乱七八糟的话,神色各异。

有人惊呆了。有人担忧的眉头紧锁。有人看不下去转开眼,眼不见为净。

也有人,几不可查的勾了下唇角……

“兄弟!小兄弟!你清醒点,醒来是很好,可你冷静点!”秦元担心的眉头快拧成麻花了,满是褶子的脸上竟是忧色。

“呜呜我都没腿了,让我怎么冷静!我为什么还活着!呜呜谁给我把刀,我没力气撞墙,而且撞墙太疼搞不好还一次死不成浪费时间!还是刀好!请给我把刀!”

“……你腿还在的!”

“真的在的,不信你摸摸。”惊呆了的秦昊与一个陌生的小胡子军医出声僵硬的安慰她。

长依继续闭眼捶床“在的话,我怎么没感觉!那只腿没感觉,一定已经不在了!我不需要你们安慰,我只需要你们给我把刀!”

“只是药性没过。”

懒得看她闹腾的夜无痕已经眺望帐篷外好一会儿了,实在听的心烦,冷冷道出一句。

尽管是冷冷的一句话,可倒是让长依莫名其妙的冷静了点,帅哥的声音就算冷也好听啊!

“……药性没过?”

秦元见她终于是冷静了点,立刻道,“是啊兄弟,只是因为药性没过,过段时间就有知觉。老夫扶你起来你自已看看,腿完好在的。”

长依这会儿总算是不捶床了,抬手几下抹干脸上泪水,眨眼,转头,这才见房间内各处好几个人身影。看身旁坐着的秦元,不确定再问,“没骗我?”

秦元笑,“来来,老夫扶你起来你自已看看。”

一旁陌生的军医快速的给她掀开被子,秦昊在一旁见秦元要亲手扶长依立刻过去要帮忙却是被秦元挥退。

当长依看到自已那条劫后余生的腿后,终是安心了,激动了!又哭又笑!

“呜呜真的还在!”

“是啊是啊,真的在。放心了吧!”秦元这语气,完全溺爱孙子的语气了!

这瘦弱的让人怜惜的小子可是一天内救了他两次啊!让他一把老骨头情何以堪呀!这小子先前的话他可都是记着,也是担心呀!生怕这小子哪天为救他真的去上刀山跳油锅呀!

谁以后要是再敢给这孩子冷脸看就是跟他秦元过不去。

看她瘦弱的身子,小胳膊小腿的,秦元心疼!他要把这小子养的白白胖胖,以后元帅府就是他的家了。

“但是,当时军医大叔不是说了我中毒了吗?必须砍腿的吗?”

果真是个庸医!害她的!惊喜过后,长依也是完全冷静下来,想到昏迷前的种种还心有余悸。

秦元解释,“你真的是中毒了,剧毒,顷刻便能致命。当时我们又中了敌人毒牙的埋伏,亏得你警惕先察觉告知我们才避免一难。那时情况紧急,林间已经全是毒雾,必须紧急撤离。你为救老夫受伤昏了过去,若不是夜儿阻止,老夫就真急的要砍了你的腿来救你了!是夜儿抱着你先冲出埋伏圈出了林子,迎上前来增援的凤阁主他们才及时救了你一命!”

长依皱眉,没想她昏倒后,还有那茬事发生?不过……

眼角瞥了下离床稍远的窗子位置的夜无痕,她撇了下嘴,“他有那么好?”

版权作品,未经《a56爆大奖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a56爆大奖猜你喜欢
深度阅读
散文随笔  优美散文  抒情散文  爱情散文  经典散文